歡迎您光臨安慶市中小企業公共服務示范平臺
返回首頁
現在時間:   
當前位置:首頁 >> 新聞動態

“切脈中國實體經濟”上篇:實體經濟為什么這么難?

添加時間:2017-07-24   來源 :辦公室  點擊率:
實體經濟直接創造物質財富,是社會生產力的直接體現,也是一個國家綜合國力的基礎。近年來,受經濟發展方式轉型等多重因素影響,我國實體經濟發展遭遇瓶頸。本報將針對我國實體經濟遇到的困難以及解決對策,分上下篇推出“把脈中國實體經濟”文章,敬請關注。
日前召開的國務院常務會議再次強調要促進實體經濟升級,提出要加快新舊動能平穩接續、協同發力,促進覆蓋一二三產業的實體經濟蓬勃發展。
實體經濟困難正成為當下許多企業的呼聲,實體經濟的困難表現在哪些方面?是什么原因造成了這些困難?帶著問題,《經濟日報》記者采訪了多位專家。
企業效益下滑
近日,一些傳統企業和互聯網企業“大佬”展開了一場“虛實”爭論,網店、快遞業等是否屬于實體經濟也成為討論的焦點。對此,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產業經濟部部長趙昌文接受《經濟日報》記者采訪時表示,實體經濟覆蓋一二三產業,其中一二產業毋庸置疑,尤其制造業由于占比高更是實體經濟的主體,第三產業分為生產性服務業和生活性服務業,生產性服務業和生活性服務業中的商業、流通等部分也屬于實體經濟。
“實體經濟發展困難主要表現在企業數量增長放緩、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增長速度大幅下降、企業效益明顯下滑等多個方面。”趙昌文說。
制造業是實體經濟的主戰場。中國電子信息產業發展研究院工業經濟研究所所長秦海林對《經濟日報》記者分析說,中國制造業主要面臨三個困境,分別是企業生產固定資產投資不足、工業產品仍處于產業鏈低端和產能過剩問題持續影響生產。
“目前銀行為了維持利潤水平,更傾向于對房地產、金融領域發放資金,對實體經濟興趣減弱,直接造成了企業貸款難問題。同時,制造業市場萎縮和國內去產能攻堅戰持續對生產造成負面沖擊,也使企業資金緊張,無法實行生產擴大、設備升級及技術改造等工作。”秦海林說。
民營企業對此感受更為明顯。杭州娃哈哈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宗慶后認為,一些銀行對民營企業還沒有做到一視同仁,貸款利率也偏高,成為困擾民營企業特別是制造業小企業最大的難題。
江蘇長江產業經濟研究院院長、南京大學教授、長江學者特聘教授劉志彪向《經濟日報》記者指出,實體經濟存在產能嚴重過剩的問題,盲目追求GDP、投資驅動型的經濟體制,使中國許多領域的產能都處于嚴重過剩狀態。
“去產能的過程本身就是對企業生產實行管制和壓縮的過程,必然伴隨著企業利潤下滑,在實體利潤偏低的情況下,加重了企業的生產負擔。”秦海林說。
“脫實向虛”嚴重
“實體經濟發展困難的主要原因是重大結構性失衡,具體表現為實體經濟結構性供需失衡、金融和實體經濟失衡以及房地產和實體經濟失衡。”趙昌文說。
劉志彪認為,中國經濟運行中,實體經濟和虛擬經濟之間發展的嚴重失衡現象,可以用“實體經濟不實,虛擬經濟太虛”這兩句話來概括。其中,“實體經濟不實”,主要是指實體經濟中真實的、創造社會財富的產業部門生產率低下,具有較大的泡沫經濟成分。“虛擬經濟太虛”,則是指虛擬經濟中,真正為實體經濟服務的比例較低,同時自我循環、脫離實體經濟發展的泡沫化成分高。
央行最新發布的數據顯示,11月份人民幣貸款增加7946億元,其中住戶部門貸款增加6796億元。“實體經濟脫實向虛的根本原因,是實體經濟投資回報率偏低,致使企業資金流入房地產、金融等領域,對實體投資意愿不強。資產價格增速一旦比實體利潤更高,經濟就容易有脫實向虛的傾向。”秦海林分析說。
劉志彪指出,一方面,在利潤率差異的驅使下,企業都不愿意辛苦地做實業,都更愿意去做資本市場、衍生金融產品和房地產等;另一方面,虛擬經濟存在真實利率高、資產價格高、杠桿率高等問題。他認為,現在中國的資產價格,如股票、房地產、藝術品甚至郵票等等,其價格都存在著嚴重的泡沫。
“虛擬經濟太虛,其背后的根本原因是中國虛擬經濟長期處于被抑制的狀態,金融創新能力差,金融市場發展不足,尤其是資本市場發展不足。在這種情況下,虛擬經濟部門不能給民眾和社會提供更多的投資理財產品,有限的投資理財產品面臨著居民龐大的理財需要,最終導致資產價格失衡。這是目前中國經濟運行中的一個核心問題。”劉志彪說。
下行壓力猶存
產業競爭力衰退是我國實體經濟困境的典型表現。秦海林表示,從整體來看,我國工業生產仍處于產業鏈中下游,大部分制造企業仍遵循“薄利多銷”的生產銷售模式,產品附加值不高,直接導致了工業企業利潤水平遭遇瓶頸,同時這樣的產品在我國勞動力成本和稅費成本走高的背景下,也逐漸喪失了價格優勢,缺乏可持續發展動能。
“中國制造一直患有兩個病。”劉志彪表示,一個是機器設備的控制指揮系統過不了關,一個是國產設備的動力系統不過關,創新能力弱。同時,在要素成本上升的情況下,中國制造生產率低,不能通過技術進步上升來化解高昂成本。
“實體經濟下行壓力猶存。”秦海林分析說,2016年我國整體經濟增長速度放緩,三大需求的走勢呈現投資趨緩、消費平穩、出口下行的態勢,內生增長動力正在逐步形成,工業領域面臨調結構瓶頸發展。預計2017年伴隨著有效需求的持續萎縮,經濟下行壓力猶存,致使宏觀經濟可能產生經濟下行與通貨膨脹率上行壓力并存的“滯漲”風險。
此外,工業生產成本和工業產品價格走高都將繼續制約工業經濟的發展。秦海林分析說,2016年分行業看,受海外及國內資源情況影響,能源、鋼鐵、有色金屬等大宗商品價格走高,一方面帶動了PPI回穩,另一方面致使未來生產要素價格普遍上漲的可能性增加,對產業鏈形成成本壓力,致使需求能力削弱,制約了工業經濟領域的持續發展。
從2012年開始,我國作為“世界工廠”的勞動力成本優勢就在逐年遞減,尤其是勞動力工資水平,逐步與發達國家水平持平。“2016年本土企業外逃情況引發了對我國企業實際稅負問題的重視,同時在營改增深入推進階段,企業稅負不降反增等問題都會存在。未來工業結構調整會對整體產業發展情況造成影響,企業利潤會在低位游走,稅費負擔剝奪企業利潤的行為會嚴重打擊企業生產積極性。”秦海林坦言。
Copyright 2017 安慶市中小企業公共服務示范平臺-安徽天億項目管理咨詢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
聯系電話:0556-5562282 地址:安慶市雙井街11號2樓 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皖ICP備17017749號 安慶市浩軒網絡技術支持

皖公網安備 34080302000239號

2013莱特币走势 最准六肖中特规律公式 北京pk号码 10元强力点刮刮乐视频 辽宁12选5任五遗漏数据 赛车pk10在线计划软件 云南时时今天 福彩在线是正规的吗 澳客网彩票比分 时时彩大小单双软件 陕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果